在峡口登一木排

2018-07-28 14:34

溇水平平和和流经鹤城中心后,便顺一面斜坡抛珠溅玉倾泻而下,于麂子峡拐弯处直撞崖壁,造成浊浪排空的壮观险绝,如有生灵入流,定粉身碎骨不见荷包皮!80年代,我带一电视摄制组拍摄溇水风光,在峡口登一木排,排驶出不足一分钟,套桨片的将军柱突然脱落,掌握方向的桨片顿时失控,木排直往下冲,几秒种就可能排毁人亡,五六人吓的魂飞魄散!此时,县林业局一朱姓水鹞子猛然崛起,几斧头将将军柱夯紧,许是多抢了一秒钟,我们得已绕过鬼门关!普通百姓往往能力挽狂澜啊!一身冷汗在我心里憋到而今!

麂子峡虽险,却是大山里难见的码头。明嘉靖年间,世宗朱厚熜于湖北钟祥为其父修显陵,向容美土司征用大木。彼时无车,又山路崎岖遥遥,无疑一大难题!土王田世爵曾游夷陵(今宜昌),见过舟楫、木排载物,遂聘工匠造船数只停靠麂子峡,码头应运而生。之后,田世爵组织土民乘舟楫上下,沿河岸采制大木若干,扎成木排流送至汉口,又入汉水溯江而上至钟祥,以成大功,幸得皇上赏赐。进入20世纪下半叶,麂子峡码头除暴雨涨洪,每日都有下河开来的上十船只在此汇集,每船引出一绳,让河岸怪石牵着,众船只在江流冲击下,频频起舞,还常你挨我擦,就象俳优作戏,卿卿我我做些轻狂动作。坐船者多是进城卖货、打(买)货的百姓,他们的清水鱼油鼓子、巨霸子(鳜鱼)、黄岩鼓等格外走俏,城里不少有钱人吃上了瘾,常常直奔码头抢鲜。溇水峡壁多硬杂青冈,此木烧就的黑炭、白炭火旺耐化,是冬季城里人来此码头的首选。因为码头的热闹,峡壁上的麂们往往看入了神,一伫数时!

远古的造山运动,造出了许许多多几千奇百怪,在武陵山余脉鹤峰县城西南角,就造出偌大个峡谷,大概先人们常见黄麂青麂于峡谷两边悬崖峭壁频频往来,遂将该峡起名为麂子峡。离上峡口两箭之地座落着鹤峰最高学府鹤峰一中,当年我在这里喝墨水时,曾与窗友去麂子峡河滩悠游两哉。一日,忽闻一峡壁上有喔喔之声,我等好奇,遂寻声望去,见一黄麂立于壁磴之上,向对面张望呼喊,此时,对面壁上亦发出同样叫声,清脆而婉转,且含嗲娇之气。原来,俩位麂兄弟抑或麂姊妹抑或麂恋人正在彼此问候或倾诉情爱。那意思是: 我好想你喔!当下,我们多想给他们搭起一座长不过百米的连心桥呵!尤物恋高峡,麂子峡名正言顺,名副其实。

另有风水先生曰:这是麂子峡改变了鹤峰的命运,你去看看,汹涌的溇水闯入麂子峡后,撞到崖壁便来了个急转弯,乖乖向南至东流去!此说有理么?不妨去问问三岁孩童。不管怎么说,麂子峡几秒钟便改变了溇水的流向倒是奇观中的奇观!在此,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:世上许多走不通的路,说不定来个急转弯是可以走通甚至步入辉煌的。

传说麂子峡是一位仙人将一岩山从中撕开的一个口子,让流经城域的溇水从这里冲出,如果没有这口子,四周被大山紧锁的城域早已处在一汪湖泊之底!土家祖先根本不可能在这里燃起繁衍生息的烟火。不过,那仙人常托梦给鹤城的主宰们,本仙造福于尔,尔等千万不可懈怠造福于民!不然,吾当锁封麂子峡而造汪洋矣!那仙家撕裂留下的神奇,不仅为溇水找到出路,托出一座城垣,而且造就了一方小三峡的奇观:两边崖壁高百十米,裂痕或方或圆,或凸或凹,或收或放,构成若干色彩斑斓的图案。中有疏树横斜,上有蓊翠浑染,岩鹰游弋其间,尤一画廊两侧各悬大千、可染丹青大展。谷底河岸经千年万年冲刷,造就出大片能工巧匠难以雕琢的镂玩,有的似盆盎酒盅,有的似飞禽走兽,有的犹仙人幸会,有的如龙宫展宝,洋洋大观,令人目不暇接!一晴日,我散心至此,躺一合身盎中,仰视廊壁云天,听江流粗细张敛之声,脑中若干尘念顿然消逝!

鹤峰昔日穷巴簟子(躺在凉席上起不来),有风水先生稳腔落板道:鹤峰是富不起来的,自古门前流水向东才吉,而溇水经鹤峰城时恰恰向西,这是大忌!不少百姓詈骂:傻个先人选城址时瞎了眼,如选在鹤峰粮仓走马坪那就绝了!但又叹息:可惜正宗的走马坪没有一条大河!然而,沧海桑田,现今的鹤峰,人们不只解决了温饱,他们用大把大把的钞票添家电、修洋楼、买汽车,抖不尽的格!城乡变化的日新月异,就连麂子峡的高空,亦横跨一座近百米的石拱桥,另一座更高更长的大桥亦在起步,桥的两头竟崛起两片新的开发区!溇水下游正在兴修的江坪河电站,将装机40多万千瓦,大坝蓄起来的尾水,可达麂子峡,到时,这里便是一个更加 美丽、繁荣、热闹,具有现代气息的码头!到此乘快艇、座画舫,顺黄金水道而下观赏溇水风光,或直下洞庭入大都市,那真是天人的享受风水先生之语又作何解释?!

周长国

Recent Works